跳至主要內容

主席隨筆(5月7日)
(只有中文)

增闢土地 你我抉擇

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在4月26日展開為期五個月的公眾參與活動。過去一星期,我和小組其他成員馬不停蹄地出席了多個論壇及媒體訪問,把握每一個機會,向公眾講解土地短缺情況,以及小組提出的18個土地供應選項。

公衆參與最重要一環,是把訊息帶到社會上沉默的大多數,讓大家明白香港今天面對非常迫切的土地短缺問題,並期望可透過今次的公眾參與活動共同打破困局。

4月29日,我和小組成員到了深水埗舊區,探訪幾個住在劏房及板間房的住戶,有一家三口或是獨居長者,起居飲食都在狹小的空間,生活環境惡劣,租金負擔沉重,正是近21萬個蝸居市民的强烈寫照。

探訪後小組與當區及部分跨區街坊座談,各人感性講述目前居住及生活困難,期望公屋申請儘快獲得編配的同時,不忘理性討論各種土地供應選項,支持多管齊下的方案,解決無論是短,中及長期的土地需要。事實上,目前一般公屋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高達4.7年,未來十年所能提供的公營房屋單位數目,與28萬的目標還差4萬3千個。土地問題迫切,住屋問題便更形迫切。

眼見活在水深火熱的市民,耳聽尋覓有瓦遮頭的心聲,就是小組增闢土地的最大動力。

三個問號

公眾參與活動以三個「貴、細、擠」的問號作為設計元素,凸顯上述土地房屋供求失衡的現象。有人指土地不足的問題被嚴重誇大,因為個別土地供應選項足以解決房屋用地短缺;又有人質疑部分選項無聲消失,在利用私人發展商手上的農地時,爲何不建議動用《收回土地條例》?當然亦有人認為香港並不缺地,只有土地分配不公的問題。

我想在此分享一下我對這三個「另類問號」的看法。

一個選項?

香港長遠欠缺最少1,200公頃土地,當中230公頃屬房屋用地。有人指只要透過一兩個土地供應選項,房屋問題便能迎刃而解。若現實如此,相信小組大可放下心頭大石。

香港的房屋發展向來高密度,故目前只有6.9%的土地用作各類住屋;從已發展的土地計,房屋用地只佔約四分之一。但居住環境不僅要有瓦遮頭,還必須要排污供水、道路鐡路等基礎設施所支援,也要街市、商鋪、醫院診所、圖書館、公園、學校等應付市民的生活所需。這些基建及社區配套設施往往佔地更廣,未來估算便欠720公頃。

實在沒有一個單一選項,既可滿足房屋用地需求,同時提供其他交通運輸配套設施,更何況不是所有土地均適合作高密度房屋發展,土地落實時間也未必配合實際需要。所以小組一直強調要多管齊下,才能解決今天的土地困局。

消失的選項?消失的寶劍?

正如一些劏房及板間房戶的願望,土地房屋供應越多越好、越快越好。覓地不是小組的專利,我們更歡迎大家共同努力尋找。

有人質疑小組「篩走」了部分選項。若大家花點時間看看小組的網頁及公眾參與書冊(尤其第三章),就應知道一些未有列入18個選項當中的方案,其實都是持續推行的措施;小組認為政府不單要繼續執行,還應做得更快、更好。

5月5日第一場區議會工作坊,有請願團體送來「尚方寶劍」,建議小組動用《收回土地條例》,而非透過公私營合作,釋放發展商手上的農地。正如行政長官前幾天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中表示,政府現行政策一直引用這條例收回私人土地作公共用途,包括發展新市鎮、興建公屋、基建及社區設施等。但私有財產權是《基本法》保障的權利,故引用公權徵收私人土地必須小心行事,否則會惹來冗長的法律訴訟。如果社會普遍認同公私營合作可能更具效益,為釋除公衆對官商勾結的疑慮,小組建議應由獨立架構,制定一套公平,公開及透明的機制,確保達至社會最佳利益。

什麽麵粉?什麽麵包?

在過去八個月,小組除了討論及整理各種土地供應選項的資料,實在沒有時間制定每一選項帶來的土地如何分配,或者按照較多主張優先興建公營房屋。在沒有增加麵粉供應之前,開始討論烘焙甚麽麵包實在有點本末倒置,若連基本的材料也沒有或者來貨不穩,計劃如何分配只能空談。

對專責小組而言,我們的首要工作是推動社會就增加土地供應達致共識。就職權所限,小組或未能就土地資源分配、土地用途規劃以至涉及眾多政策範疇的議題一一回應或處理,但我們承諾將社會上大多數的意見,如實反映在提交政府的土地供應報告中。

你我同行

未來五個月,期望大家能積極投入小組推動的公衆參與活動,拿出勇氣,為解決一直困擾香港的土地供應短缺問題,共同奮進!

2018年5月7日


短片

其他短片請按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