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內容

主席隨筆(7月24日)
(只有中文)

土地不足寸步難移

踏入七月,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推動公眾參與活動的高峰期。除了趁著學生考試完畢進行了二十多場的學校外展活動外,專責小組也忙於悠長暑假開始前,盡量接觸眾多專業團體及地區組織。加上落區參與巡迴展覽以及接受媒體訪問,每天兩三場活動不足為奇。小組各成員繼續懷住熱騰騰的心情,馬不停蹄地穿梭港九新界各區收集意見。

上星期三間中有雨的一天是典型的日程。我早上先在尖沙咀以主席身分主持博物館諮詢委員會會議,接著下午在金鐘與某政黨的青年委員進行土地供應的交流,然後轉往灣仔接受電視台訪問,傍晚還要趕到廣播道電台出席《人民大道中:我哋揀我地》的節目。考慮到行程緊密以及天氣不穩,我早上先從新界家開車到尖沙咀,然後改乘港鐵往金鐘吃個簡單午餐及開會,再步行至灣仔北做訪問,預計最後乘港鐵到尖沙咀取車後便趕往廣播道。當天行程一直順利,誰知「臨門一腳」就出事了。

按照原來的計劃,我在六點鐘左右完成訪問後便急步走往灣仔北至港鐵站天橋,還未上橋已經看到長長人龍,在天橋上緩慢蠕動。看到很多行人手挽書店的紙袋,才醒覺書展剛好開幕,大量書迷擁擠過來。我好不容易進入了灣仔站月台,等了兩班車;到了金鐘站,我與一眾下班族一樣,轉乘時足足等了五班車,才能像沙甸魚般擠進車廂裏,尷尬地和一位先生差點面貼面的站在一起。幸好這位先生認得我,說:「黃生,你也坐港鐵?很貼地啊!」我說我經常乘坐港鐵,因爲方便快捷,又容易掌握時間。話未説完已經到了尖沙咀站,我便匆忙跑到停車場取車,直驅廣播道去。

車子從尖沙咀駛至公主道天橋,寸步難移,我開始感到不妙。整條窩打老道都是密密麻麻的紅色車尾燈,一直蜿蜒至獅子山隧道,後來在路中的顯示屏看到「前面交通意外,稍爲擠塞」。想過中途「轉陣」,但無路可走。本來五分鐘的車程,最後走了三十分鐘。

我到達電台時節目已經開始,主持人剛好説到土地供應不單止是滿足房屋及經濟發展的需要,也須顧及各種交通基建設施。對!我們不能只興建房屋或提供經濟用地,而忽略交通基建設施的重要配套。1200公頃的最少土地短缺當中,便有超過一半來自基建及各項民生設施。如果土地供應充足,或者可以加建或擴闊道路,減少塞車及樽頸位置,又或可以加建新鐵路綫,舒緩現有鐵路的擠迫情況。事實上,要全面地改善我們的生活環境,我們的土地供應必須能滿足多方面的需要。沒有土地空間,便不能做到基建先行,發展只能有限度的進行,更莫說成為宜居城市了。

2018年7月24日